我真的是正经道士 第1章真武观内小神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真的是正经道士小说简介

《我真的是正经道士》是作者九幽河上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张小乙睁开眼睛眼,意外发现自己捧着一本道经,正盘膝而坐在蒲团上。又睡着了了……前天早上氛围很好,据说峨眉山上的女道姑会御剑空中飞行从杭州城上过,张小乙搬个马扎坐在院子里等了一早上。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几眼灵宝天尊祖师,三位祖师眼皮垂着,正俯瞰着自己,表情严肃认真,也不是又睡着了……。...

我真的是正经道士小说-第1章真武观内小神仙全文阅读

张小乙睁开眼,发现自己手捧一本道经,正盘坐在蒲团上。

又睡着了……

昨天晚上氛围很好,听说峨眉山上的女道姑会御剑飞行从杭州城上过,张小乙搬个马扎坐在院子里等了一晚上。

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三清祖师,三位祖师眼皮低垂,正俯视着自己,表情严肃,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张小乙感觉自己在早课时打盹,让三位祖师生气了,急忙拜了三拜。

“祖师在上,不要生气,不要动怒,弟子深知罪孽深重,自愿去罚站,还请祖师原谅弟子。”

“哎呀。”张小乙低着头站起身,把经书放到供桌上,回头一瞧,原来是左侧的长明烛快要燃尽了。

在供桌下掏出一根新烛,换到左侧的烛台上。

换好以后,张小乙再看画在墙上的三位道祖,这下看起来就和蔼多了嘛。虽然一样低着眉,但这次再看,感觉像是昏昏欲睡。

“唉!”

张小乙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有没有认真做早课道祖他老人家也不怎么关心嘛。只要香火不灭,那么在道祖他老人家眼里,我依旧还是个优秀的仔。

张小乙拾起经书,这本是《太平经》,每天早课颂读,已经读了半个月,不过连一半都没看完。

不是张小乙不识字,主要是诵经真的很催眠,每次还没等读几句呢,便昏昏欲睡,让人欲罢不能。

不过今天睡的时间不长,卯时一刻起床做早课,现在还不到卯时三刻。

推开屋门,张小乙直奔前殿,前殿只供着真武帝君一座神像,其余各路神仙一个没有。

张小乙把真武帝君面前的功德箱抱了起来,打开箱子后面的大锁,倒出里面的铜钱。

张小乙先供上三炷香,拜了三拜道:“帝君,您没睡呢吧?要是没睡您就受累看看,这是上个月咱们观里的收入,咱俩数一数。”

说完,张小乙便在真武帝君威严的面孔下数起铜钱。

真武大帝的形象和三清祖师不一样,三清祖师画在后院禅房,人家老人家每天清心寡欲,每日三炷香,连早课诵不诵经都不管。

而泥塑的帝君则怒目圆睁,手掐宝剑腰盘蟒蛇脚踩乌龟。六双眼睛整天盯着功德箱,生怕张小乙贪墨他老人家的钱。

在真武大帝的注视下,张小乙数了两遍,之后把钱分成两份。张小乙抽出一张黄表纸,在烛火上引燃,看着黄表纸燃起来后才说道:

“帝君在上,又到了发薪水的时候了,四月份杭州城北真武观功德箱共得香火三千二百一十八文,弟子张小乙薪水一千五百文用作日差开销,余下一千七百一十八文以做帝君香火,购买香烛蜡签。

上月初三,富商陈发老板还愿,所捐香火三百两,弟子存起来,等攒够一千两,再为帝君重塑金身。

上月初七,弟子助城南李老爷家捉鬼收入十两纹银,此为弟子个人收入。

大乾帝国,辛丑年五月一日辰时一刻,弟子张小乙焚表上书北极佑圣玄天真武荡魔大帝,请帝君明示!”

在张小乙说完的一刹那,黄表纸的最后一缕火苗也燃烧殆尽。估计天上北天玄武帝君府里的案牍上会多一份文件吧。

唉!

将功德箱重新摆好,张小乙开始打坐修行。

早上早课诵经是给道祖看的,毕竟是个道士,得在祖师爷面前表现好点,让他老人家知道,在杭州真武观里还有个徒孙每日用功。虽然真武观不大,观里就张小乙自己,和那些大道观,隐世仙门什么的比不了,但该争取也得争取。

万一三位道祖不论哪位,在三十三天之外瞄咱一眼,等百年后羽化成仙去道祖门下当个持宝道童也是极好的呀,比上天庭做个小仙官强多了。

至于现在在帝君面前打坐修行,一会儿还要练剑之类的一系列操作。这是为了万一道祖弟子太多注意不到他,在帝君面前表现一番也算多家投资了。

毕竟供三清的道士太多了,供三清的道观也多如牛毛,每日像张小乙一样在道祖他老人家面前表现的道士数不胜数,道祖也不是每个人都看的过来。

但专门供奉真武大帝的道士就少多了,而且焚表上天敢跟帝君分账的道士,估计天底下他是独一份,帝君总会注意到他。

等以后上了天,去不了三十三天外,在帝君手底下当个仙官也是好的。北极四圣啥的不用想,但七八品的仙官还是很有希望。

为什么张小乙才十七岁不去规划人生,反问会提前规划羽化后的事儿呢,那是因为这个世界真有神仙。

具体的神仙张小乙没见识过,但妖魔鬼怪不论是道听途说还是亲眼所见,还是有不少的。

远的不说,就说上个月给李老爷家捉鬼那可是他亲身经历,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直面鬼怪。让他这个二十一世纪,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长在红旗下的优秀青年新奇了好一阵子。

没错,张小乙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而是地球来的。

他本来是个普普通通的九零后,一生为房子车子和存款而努力的有志青年。

家住燕赵大地,冀省热河市,张小乙小时候父母为了改变贫困的家庭状况,毅然决然的带着五岁的张小乙坐上了开往京城的小巴车。

在京城打工的父母因为没时间照顾张小乙,便把他送去了体校,住校的那种。

张小乙也算争气,三年级拿下了全国少年组武术套路大赛冠军,五年级再次斩获剑术冠军,本以为长大后可以像李师哥吴师哥一样进军娱乐圈的他,在六年级毕业后被父母送回了老家上学。理由是,外地学生在京城没法参加中考和高考。

回到老家的张小乙混了六年,考了个三流本科,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他加入了一家幼儿培训机构做起了武术教练。

娱乐圈的梦没了,正准备好好攒两年钱买套房子的他又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虽然张小乙穿越过来得这十几年每天坚持修炼,道术法术也会的不少,但直面妖魔上个月还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以前城里闹妖精闹鬼儿,一般很少有人来真武观找人,就算有人来找,出去挣外快的也是张小乙他师父。

他师父姓刘,道号长生子。张小乙记得在他的小时候,他师父有隔三差五的就会出去,把他一个人留在真武观。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每次回来都跟他讲。这次外出又降服了多少妖魔,妖魔有多么多么厉害,几千年几万年的道行之类的。

这话张小乙就当听一乐,早课不上,经书不读,就连真武大殿里都没进过几次的师父,还能降服上千年道行的妖怪?

师父降妖捉怪张小乙是没见识过,唯一一次出手还是七年前,师父和金山寺的老和尚抢师太时打过一架。

两人也没像想象中那样飞天遁地,你引天雷我开金身。或者你一剑寒光十九州,我法相金身降魔斩。而是在城外像地痞流氓似的打了一架,最后以长生子飘逸的走位打得老和尚求饶而获胜。

虽说没见过师父大发神威,不过他长生子的卖相还算不错,一身蓝色道袍,头发用一根翡翠簪子一拢,身后长发飘飘,手拿宝剑,如谪仙下凡。迷倒城北众多妇女,头些年赚的香火钱有一多半是这帮妇女贡献的。

打去年开始,他师父羽化成仙……别问,问张小乙自己也搞不懂,就他师父那样的懒人为什么会成仙。张小乙一度怀疑可能是天庭神仙增员,扩招了。

自打长生子羽化,真武观就剩张小乙自己,这一年他也没怎么出去过。一来是真武观就他自己,得看家。二来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今自己得道行深浅,在这个世界属于哪一个行列。

没有什么金丹元婴之类的等级划分,反正就是努力修炼呗,和尚吃斋念佛,道士修身养性。

这些年杭州城里没怎么闹妖精,倒是听说其他地方妖魔不少,尤其是有个叫郭北县的地界儿,简直是群魔乱舞。

杭州这边妖魔闹事的情况还算少的,不是因为这里的姑娘漂亮妖魔鬼怪舍不得下手,而是这里的寺庙忒多。

单说杭州城里,各种道观寺庙大大小小几十上百家。道观的话有什么三清观,无极观,真君庙……和尚庙更多,城里城外有名的灵隐寺、永福寺、韬光寺、金山寺多了去了。

世有妖魔,那么老百姓就会有信仰,所以才导致这个世界的寺庙禅院产业发展迅速。

不过让人很诧异的是,杭州城里的和尚比老道更吃香,许多人都只认和尚不认老道。

这就让张小乙很气愤了!

张小乙在小时候,其实也想利用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思想干点啥,改善一下杭州城里尊佛溢道的局面。奈何那会儿他年纪太小,没法实现。他把许多赚钱成名的想法和师父说了,奈何师父实在太懒,只是撇了他一眼就不当回事了。

张小乙很心殇,空有一肚子才华没地方展现。

一年前,师父上天庭享福,没人管的张小乙本以为自己可以大展拳脚,把真武观的名气打出去,把金山寺或灵隐寺的香客抢过来。

但等他当家做主以后,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他师父同化了。

除了买菜买香烛,他真不想外出,因为只要他一外出,外面的大姑娘小媳妇就会盯着他猛瞅,如恶狼一般。

外面实在太危险,所以张小乙才要保持低调,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成为她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