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星遗迹猎人 第三章 临时小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异星遗迹猎人小说简介

《异星遗迹猎人》是作者暗尘弥散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但是猎犬有一点儿也也没说错,武器这东西,在遗迹里确实会受很大的局限,并也不是说武器没有用,不是在很多情况下,战斗并不能够问题问题,反倒会让事情变的更为大麻烦。事实上,很多猎人都也不是战斗专精的职业——在三人组队的时候,和专职的战士相比较,工程师、地质学家事实上,很多猎人都不是战斗专精的职业——在组队的时候,和专职的战士相比,工程师、地质学家、生物学家或是像伊凡这样的医生往往会更受欢迎。。...

异星遗迹猎人小说-第三章 临时小队全文阅读

不过猎犬有一点也没有说错,武器这东西,在遗迹里的确会受到很大的局限,并不是说武器没用,而是在很多情况下,战斗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还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事实上,很多猎人都不是战斗专精的职业——在组队的时候,和专职的战士相比,工程师、地质学家、生物学家或是像伊凡这样的医生往往会更受欢迎。

“卓力格图,本事是力气大。”一个扎着辫发的矮壮汉子对着柯岚憨厚一笑,“之前在飞机上,就是我把你拉回来的。”

“谢谢,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请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会尽力而为。”柯岚点头致意,虽然差点被对方给摔出脑震荡来,但怎么说这也是救命之恩。

“不用不用,我还得谢谢你把防护服给抢了回来呢,要不然,咱们谁也活不了。”卓力格图摆了摆手,和前面三个人相比,这个蒙古族汉子看上去要好相处得多。

柯岚下意识朝卓力格图靠近了一些,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猎犬似乎对自己的能力多有隐瞒,单靠嗅觉方面的能力,是绝对没法成为这个级别的独行猎人的。

“江涟。”这是七个人之中唯一的女性,她穿着一身布料极少的衣服,大片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了繁复精美的纹身,就连脸颊之上都刺着一朵正在绽放的蔷薇花。

“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雷顿盯着江涟的脸庞,若有所思地说道。

“就是、就是那个……北九区很有名的……听说只要八百信用点就可以……”猎犬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用毫不掩饰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的身体。

柯岚愣了一下,有些愕然,猎人这行收入虽然不怎么稳定,但怎么也不至于用靠出卖那个度日……

“你的消息有些过时了,现在的行情是三千信用点,不过……如果是你的话,一千五就可以。”江涟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扭动着腰肢走到了猎犬的面前。

“老狗小心!”本以为和猎犬是对头的雷顿这个时候却猛地向前一步,伸出一只机械臂挡在了猎犬的身前——

“叮!”

银光一闪,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传来,机械臂上面多了一道不起眼的白痕,一根泛着蓝紫色光泽的钢针弹了开来,掉在了地上。

“没意思。”江涟耸了耸肩,“这种毒要不了命。”

“这是浓缩过的PSP毒素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伊凡已经把那根钢针捡了起来,“你从藻类里面提取的?”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江涟回答道。

“那是什么东西?”猎犬自认为对毒理学还是有些研究的,但这种毒素的名字他却是从未听到过。

“一种古老的神经性毒素,源自地球上的藻类……我以为只有研究所里才能见到这东西的标本了……”伊凡低声叹道。

“这根针要是扎在我身上了,我会死吗?”猎犬心有余悸地问道。

“不会,剂量不致命,但至少会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之类的……我建议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谁都不想带着一个累赘上路。”伊凡转过身,将钢针递还给了江涟。

“只要他能管好自己的嘴。”

猎犬悻悻地瞥了江涟一眼,很快便把目光放在了柯岚的身上:“轮到你了,咱们的英雄。”

“英雄不敢当,要是能活着出去,战利品多分我一成就行。”柯岚笑了笑,“我叫柯岚,职业猎人,没什么本事。”

“没什么本事?”雷顿有些不高兴地将这个五个字重复了一遍,“什么叫做没什么本事?都这种境地了,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何必藏着掖着。”

“大实话罢了,我属于那种百通而无一精的角色,什么都会一点,但也都仅限于略知皮毛的程度。”柯岚摊了摊手。

“懂了懂了,全能型人才是吧?你这可太谦虚了。”猎犬笑着拍了拍柯岚的肩膀,“像你这种的,组队时可都是抢着要的。”

对于猎犬拍的马屁,柯岚也只能笑笑了,相比团队,全能型猎人反而更适合走单,原因无他,像柯岚这样的人,在团队里面的地位是十分尴尬的——他什么位置都可以上,但却都比不上专精于这个位置的人才,更多时候,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补位人选。

而当一个团队出现减员的时候,他们需要第一时间考虑的并不是补位,而是立马撤退,这才是精英猎人的生存之道。

“就剩最后这位小哥了。”猎犬转过身,望向了一侧。

一个身穿旧型号制式甲胄的年轻人静静地盘膝坐在一块石头上面,低着头,怀里抱着一柄和甲胄同样破旧的制式战刀——从柯岚醒来之后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未动,更是没有开口说过任何一句话。

这个人似乎很是孤僻——这是他给另外六个人带来的第一印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猎犬才把他排到了最后一个。

“浅野昭,退役士兵,特长……姑且算是剑术吧。”年轻人抬起头,缓缓说道。

“退役士兵?我看你才只有二十出头吧?按照军队的条例,一旦服役,三十五岁之前是不准退役的……再说了,你这套盔甲是一百多年前的旧型号吧?磨损的也很严重,盔甲上部队的番号、军衔也都被抹掉了,该不会是旧货市场里的淘来的吧?”猎犬很是狐疑,孤僻的性格再加上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与实力,这样的人往往会成为团队之中的不稳定因素,谁也不知道在接下来的探索过程之中会发生什么意外,说是一颗定时炸弹也完全不为过。

和浅野昭相比,反倒是像江涟这样的人更让人放心一些。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是唯独柯岚所没有注意到的——之前在运输机上,众人齐心合力把他往机舱里拉的时候,这个浅野昭是除了不能动弹的雷顿之外,唯一一个坐在座位上无动于衷的人。

“如果你要证明你没有撒谎,我建议你报出你原本部队的番号和编制。”伊凡插话道。

六人之中,雷顿和猎犬两人也都是从军队里面退役下来,只要浅野昭能说出这些东西来,他们完全可以推测出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我的确是一名退役士兵,但是限于保密条例,这些东西我不能说。”

“放屁!”猎犬突然骂道,“老子又不是没有当过兵!你以为现在还是旧纪元吗?番号又不是军事机密,哪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保密条例,我看你就是单纯编不出来罢了!我觉得我们绝对不能带上这个小子,把他丢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才是最稳妥的决定!”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退役。”浅野昭说道,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失明了。”

柯岚这才发现,虽然浅野昭一直看着他们,但是他的双眼之中是没有聚焦的——他,真的是个盲人。

“瞎子?这年头瞎子还能当猎人?那我觉得母猪都能上树了!”猎犬也是愣了一下,但嘴上却是一点都没有客气。

“我不会成为累赘的。”浅野昭还是用一开始那样平缓的语气说道,对于猎犬的质疑和讽刺,他似乎完全没有生气。

“我觉得可以带上他,他应该不会成为累赘的。”这时候,柯岚开口了。

“为什么?”

“在他自己说出来之前,我们有谁注意到……他是个瞎子吗?”

这句话一出口,另外五人顿时沉默了——没错……别的不说,单说从运输机残骸里爬出来的时候,浅野昭的表现就一点都不像一个盲人,他不仅没有寻求任何人的帮助,其脱身的速度,也并不比其他人要来得慢。

“你真的是个瞎子吗?”猎犬话音未落,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直刺浅野昭面门而去,堪堪在距离对方鼻尖只有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匕首带起的劲风微微刮动了浅野昭额前的一缕发丝,但他的双眼却依旧是那副茫然无神、没有焦点的模样,就连眨眼都没有眨过。

“行吧,不过你得自己跟上,掉队了可没人来拉你。”猎犬撇了撇嘴,收起了匕首。

“谢谢。”浅野昭点了点头。

猎犬对浅野昭出手的整个过程,柯岚都看在眼里,他也并没有去阻止,但从后者的表现来看,他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不然的话,就算表情再镇定,面对直刺而来的锐器,眼神也不可能一点细微的变化都没有。

还有一个发现,是柯岚没有说出来的——浅野昭怀里的那柄战刀,和他身上穿着的那套甲胄很明显是一整套,但在方舟的军队之中,却没有任何一支部队配备过这样的制式武器。

在柯岚的认知里面,军队里最常见的近战武器就是多功能匕首和工兵铲,其次就是装在机甲上面的撞钉和链锯剑了……这种造型类似东瀛武士刀的战刀,早在旧纪元就已经被淘汰了,也就只有在收藏市场和搏击俱乐部里能见到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