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门小毒妃 第一章 回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商门小毒妃小说简介

《商门小毒妃》是作者临风色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江面上烟波浩渺,茫茫的雾气遮挡住了去路。“大雾中最难船行,很容易迷失了方向,驾船的时间得延后了!但是小姐安心,左右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着这话便退了回去。程昭谨慎小心地看了看周围,紧握了钟老嬷嬷的手:“老嬷嬷,我们真要回程家吗?现在的船“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商门小毒妃小说-第一章 回府全文阅读

江面上烟波浩渺,茫茫的雾气遮住了去路。

“大雾中最难行船,很容易迷失方向,开船的时间得推迟了!不过小姐放心,大约一个时辰后这雾气就会散去。”船上的伙计说完这话便退了出去。

程昭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握紧了钟嬷嬷的手:“嬷嬷,我们真要回程家吗?现在船没开,反悔还来得及。”

钟嬷嬷抚了抚她的脸颊,满是慈爱,悄声道:“姑娘,我们必须回去。”嬷嬷的神色极坚定。

程昭舍不得漳州,她在这里住了十二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十二年,她也从一岁到了十三岁,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很漂亮,像是天仙。

程昭并不理会,她才不是天仙,她的师父是天仙!

管家刘三敲门后进来,他在府里做了十几年的管家,这一次是奉家主的命令来接程昭回府,他很看得清形势,对程昭格外尊敬:“三小姐,那伙计说了,得晚些开船,您别着急,若是觉得无聊,就听我说说这府里的情况。”

程家是富商之家,住在绵州,最初是由程昭的外曾祖父走街串巷做卖货郎发家,到了后来逐渐做大,成了绵州首富,宅子占地颇大,沿河数十里大多是程家的铺子,从粮食米面到丝绸锦缎,程家的生意几乎涵盖了各行各业。

程昭的父亲许志高是个赘婿,程昭的母亲程素素死后,许志高把外室紫竹接了进门做妾,自己又聘了位知书达理的新夫人曹秋柏,日子过得美满。

紫竹早先育有一子一女,曹秋柏后来育有两子两女,家里难得地热闹起来。

刘三正说着,江面上的雾气渐渐消散开来,一束金芒洒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穿过大开的窗子,落在程昭身上。

她听得入神,浑然不觉。

刘三却是怔住了,先前程昭穿得破破烂烂,看上去颇为普通,这时候打眼一看,少女的皮肤似上好的白瓷,眸子淡淡的,盛满碎芒,雪肤红唇,正是天然的美人胚子,一室光华都沦为她的陪衬。

“管家,管家!”门外响起了呼喊声,是程府的小厮在叫他,刘三这才回神,略带歉意地看向程昭。

“管家有事就去忙吧。”程昭含笑看着他,带着几分少女的天真。

刘三匆匆出去了,屋子重新归于沉静,微微颠簸,船出发了。

兽脚香炉里冒出袅袅青烟,那是上等的沉水香,程昭透过窗子,看着漳州离自己越来越远,心里似打了个结,她转身回头,钟嬷嬷正坐在一边儿拿着针线绣帕子,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模样。

船行七日便到了绵州。

刘三雇了马车,又走了好一会儿才到,出来迎接的曹秋柏,她身侧是五小姐许雨菀和七小姐许雨锦,后头还有一大堆丫鬟婆子,阵仗不小。

程昭下了马车,看着匾额上的许府二字,愣了愣,似乎懂了点儿什么。

她的衣裙简洁,是刘三带她临时去买的,虽然用了不错的青色料子,但是并未绣花,发髻上也只插了根素银簪子,跟两位盛装华服的妹妹比起来显得极寒碜。

许雨锦抖了抖自己织金的芙蓉纱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跟旁边的许雨菀说道:“五姐姐,你看她穿的,是不是跟新来的那个小杏一模一样?”

小杏是洒扫庭院的,她来得晚,人又太瘦小,新衣裳还没做好,这几天就穿着自己的旧衣裳,单看颜色和样式,可不跟程昭的一模一样?

这句话是明晃晃的羞辱,好几个丫鬟婆子脸上憋着笑,看程昭的眼神无比轻蔑。

程昭浑然不觉,冲着曹秋柏微笑行礼:“程昭见过夫人。”

气度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礼节也周到,还算得体,曹秋柏点点头,转头看向小女儿,低声呵斥:“锦儿,还不快见过你三姐姐?”

许雨锦不情不愿,被许雨菀哄着才勉强福了福:“见过三姐姐。”

许雨菀紧跟着道:“三姐姐快请进来,家里备了好些东西,晚上还要为你接风洗尘呢!”

许府占地很大,宅子古朴雅致,沿河可听水声潺潺。

曹秋柏提点了程昭几句,吩咐许雨菀带她去住处。

这是许家最东侧的小院子,院子占地不大,五脏俱全,三间正房两侧耳房,西厢房对面没有东厢房,而是一堵黑瓦白墙,有个小小的后门通向河岸,靠墙的一小块空地种了一丛翠竹,郁郁葱葱的,有风吹过,竹叶簌簌,很有几分诗情画意。

“三姐姐,这里原先叫做听竹院,你若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可以自己改一个。”许雨菀是这府里的嫡小姐,说话做事最是端方有礼,上上下下都称赞她处事周到、蕙质兰心。

“不必改了,我这个人怕麻烦。”程昭笑笑,她对许雨菀的初印象还不错。

“三姐姐,你这边里里外外都打扫过了,母亲为你准备了两个丫环,你暂且先用着,晚上全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有什么需要再跟母亲说。”许雨菀说着从谷雨手里接过一个匣子递给她,“三姐姐,你刚回来,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之后各位兄弟姐妹都会一一过来送礼,你要记得准备回礼。”

匣子上绘了瑞兽,累了金丝,嵌了颗小小的红宝石,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钟嬷嬷接过匣子,程昭抬手打开,里头是一件首饰,明晃晃的璎珞金项圈,垂坠着青白色的流苏坠子,透着富贵雅致。

程昭眼睛亮了亮,这可是纯金的,值不少钱。

见她这个反应,许雨菀放了心,果然是眼皮子浅的。

程昭身上没什么贵重东西做回礼,她想了想,道:“五妹妹,我的箱笼还堆在屋里,晚点等丫环们收拾出来,我再差人去你那里送回礼。”

许雨菀握着她的手,亲厚热情:“都是自家姐妹,应该的,应该的。三姐姐,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些时候接风宴开始,会有丫环来叫你。”

出了听竹苑,许雨菀看着自己的手心细细思索,刚刚握手的时候,她注意到,程昭的手格外细腻滑嫩,在乡下长大,保养得这般好,看来钟嬷嬷对这位三姐姐忠诚得很,万事都亲力亲为。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