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良渚当国王 第0003章咸鱼穿越了还是咸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在良渚当国王小说简介

《我在良渚当国王》是作者盐老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家人散去,各干各活。望着各自忙绿的家人,除了两岁的妹妹阿兰,自己是唯一的闲人,叶青无所适从,不明白该干什么。他走出来门,站在屋檐下。正午时分的阳光炽热,晒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痛。青的父亲身坐在屋檐下,正精细打磨石器;他半个身子曝露在阳光中,古铜色的看着各自忙碌的家人,除了两岁的妹妹阿兰,自己是唯一的闲人,叶青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什么。。...

我在良渚当国王小说-第0003章咸鱼穿越了还是咸鱼全文阅读

家人散去,各干各活。

看着各自忙碌的家人,除了两岁的妹妹阿兰,自己是唯一的闲人,叶青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干什么。

他走出门,站在屋檐下。

正午的阳光炽烈,晒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痛。

青的父亲身坐在屋檐下,正在打磨石器;他半个身子暴露在阳光中,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黝亮发光。

他二十六岁,本来叫康,因为后来有了弟弟,改叫太康。

太康坐在地上,拿着一块三角形有着几个孔的石板,在砥石上磨着。磨一磨,滴点水,再磨一磨。

他神情认真,动作很小心。

三角形石板的两腰,刃口已基本成型。

看他将石器端在眼前来回瞄着,叶青有些好奇,问道:

“这是什么?”

“犁!”

“犁?”

这是犁?犁不是这个样子的好吧!

有着成年人的心态,干看了一会,叶青有点不自在,觉得自己应该帮着干点什么。

尽管从小到大,除了睡觉磨牙,他什么刀具也没磨过。

但仔细观察着父亲太康的姿势、动作一会之后,他觉得自己学会了……很简单啊。

“我来帮忙吧!”

父亲太康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不过,却丝毫没有让叶青上手的打算。

他怕叶青弄坏他花费了很多功夫打磨的石犁。

“我会小心,不会弄坏的!”

太康停了下来,犹豫着,然后,从墙边拿起一个近似牛角形的石胚。

然后,手指比划着,教叶青如何去除棱角凸起,如何从内侧打磨、开刃。

弄懂了之后,叶青问道:

“打磨的是什么?”

“镰!”

叶青信心满满地来到另一个砥石边上,坐了下来。

屋檐下,砥石有好几个,各种形状的石胚更是在墙角堆积了不少。

看得出来,打磨石器,是这个时代很重要的一份日常工作。

再四处看看,没有发现金属,看来,部落还处于石器时代。

他学着父亲太康的坐姿、手势,伸手从砥石边的陶盆中取水,润湿砥石,然后磨了起来。

确实很简单,保持角度,来回磨就是了。

但是,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

他停了下来,长久维持着一个坐姿,一直盯着石胚在砥石上来来回回,腰,有些酸了,眼睛,也有些花了。

看看手中石胚,一个棱角还没有磨去,他的耐心却磨没了!

父亲太康看他停下,了然地笑了笑:

“累了就歇歇吧。”

说累了是好听的说法,知子莫若父,他知道,青本性跳脱,是耐不住这份水磨功夫的。

他不知道叶青已经更换了“内核”,却歪打正着。

叶青丢掉石胚,起身,有些扭捏地来到太康面前,表情赧然,不好意思地问道:

“这犁,磨多久了?”

太康将叶青丢掉的石胚放好,想了想,说道:

“每天天热的时候,外面干不了活计,就一直磨它。到现在,差不多一个多月吧!”

一个月?!

告辞!

叶青败退,无聊地观察起茅屋来。

看惯了现代的高楼大厦,再看这原始风格的茅屋,感觉还是蛮新奇的。

茅屋是木做柱,泥做墙,表面偶尔露出混合在泥中的稻草。

这就是泥墙、草筋、木骨了。

人字形屋顶盖的是长长的茅草,茅草首尾层次堆叠,很厚实,用麻绳紧紧扎在木头椽梁上。看起来比较扎实,能禁得起风吹雨打。

屋顶风格独特,椽子都冒出了头,交叉处用麻绳紧紧地捆绑着,在屋脊处形成“X”型。

茅屋很矮小,长十一二米,宽六七米,屋檐高三米左右。

不过,这在部落中,还是最大最好的屋子。

部落中,其他的茅屋有圆形,有方形,但无一例外,都很矮小,最大的也不足自家茅屋一半大,屋檐也就2米左右高,堪堪高过头顶。

族长的屋子自然不同。

果然,阶级无处不在!

太阳太晒,叶青没有多看,便回了屋内。

茅屋算是三开间,中间堂屋,两边房间。

房间和堂屋之间,并没有墙壁,只是两边各用三根立柱隔开。

他走到东边房。

青的的母亲,坐在地上,撑开腰机,正在织布。

两个十岁的小姑娘,各拎着一个纺锤,正在纺麻线。

两岁的小丫头,一边吃着鼻涕,一边围着青的母亲,不知疲倦地转来转去。

看看四人,织布?干不了!

吃鼻涕、转圈?不是自己该干的事!

纺麻线?嗯,可以试试。

看两个小姑娘提着麻线,麻线下吊着不停旋转的纺锤,他觉得蛮新奇的。

纺锤杆子是竹子做的,轮子是陶做的。

两个小姑娘时时两指捏住纺锤杆子,用力捻动,纺锤便快速地旋转起来,带着麻线打纽、上捻。

他走到两个小姑娘面前,“我来帮你们吧!”

其中一个小姑娘,很是干脆,直接拿过一把浸湿的麻纤维,递了过来,“呐,你来绩麻!”

她是青的姐姐,名叫阿紫。

叶青傻了眼。

啥是绩麻?

不懂就问,“怎么做?”

“呐,撕成这样一缕一缕的,然后这样两头搭着搓一下,就接起来了……要撕成一样细。”

阿紫一边说,一边示范了一遍。

懂了!

叶青坐在了地上,将麻纤维放在大腿上,开始一缕一缕地撕了起来。

撕一缕,接一缕。

简单,没难度。

有着成年人的观察力和学习力,这些简单的活计确实没什么难度。

这没什么可说,只是,这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发现,自己的手变得极其灵巧,撕麻纤维,一撕一个准,从不重复动作。

并且,份量掌握的极其精确,撕出来的麻纤维粗细均匀,接头时,搭头长短合理,也搓得圆润,麻头也看不见,整根麻线,从头至尾,粗细非常均匀。

自己的手,自己清楚……他从一个手残党,成了巧手党?

他伸出手掌,五指伸直,然后,从拇指开始,手指一根一根按顺序扣向掌心。

咦?无名指没有和小指同时扣下!

再来,从小指开始。

呀,无论扣下那一根手指,其他的手指都能保持不动,伸得笔直。

他反复实验,确认无误,手,变巧了!

金手指?

哈哈,小说诚不我欺,穿越必有福利!

他沉浸在喜悦中,一缕一缕又一缕,双手翻飞如蝴蝶。

不知不觉,他身边便摊了厚厚一层绩好的麻线。

阿紫眼睛发亮,赞道:“成绩不错呀!”

原来,成绩一词,出处在这里!

可是,感叹完,叶青看着大腿上的一把不见减少多少的麻纤维,开始犯愁,这恐怕,绩了还不到十分之一。

他忽然感觉屁-股发麻。

“也许是坐久了吧!”他心里想。

看看堆在墙边的大捆大捆的麻纤维,再看看阿紫身后一锭一锭纺好的麻线,再看看青的母亲织麻布的打纬动作,一根纱一根纱……

他摸摸自己身上穿的麻布“背心”“筒裙”,脸上露出了苦笑。

不用问,只看腰机织布如此低下的效率,就知道,这一身衣服,从麻纤维到成品,时间起码也是论月算的。

绩麻这么一会,自己的耐心便被磨空,想想全家人身上穿的衣服……

嘶!

他突然头皮也发麻起来。

世上,没有一样事情是简单的,即便是在这个史前原始时代!

对青的母亲,他心底不由得生起一股浓浓的敬意。

无耐心,无毅力,便是他前世成为咸鱼的主要原因。

穿越,并不能改变人的本性。

有金手指,也白塔!

他忽然想起一句话:

咸鱼就是咸鱼,就算穿越了,还是咸鱼!

他心里堵得慌。

前世是一名咸鱼,难道穿越了,可以重新开始,难道还要做个咸鱼二世?自己是天生的咸鱼命?

不!

绝不再做咸鱼!

他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最后得出结论:扬长避短。

他的短处是性格懒散,没有耐性、毅力,不想做咸鱼,就要努力改。

长处就是拥有现代社会的见识,这在前世屁都不算,但在这个原始时代,如果利用得好,改天换地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自己要做的是……

配合自己现在变得灵巧的双手,当搬运工!

不对,是发明创造!

这样一来,可做的事情就太多了。

不过,不能急。

先要调查一下,看看有哪些可以利用的资源。

再一个,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很多事,都需要大人的支持。

如何取得大人的支持?

嗯,这是原始时代,是神话频繁诞生的传说时代,复活这件事,可以继续深化利用。

自己可以学陈胜鱼腹藏书、刘邦斩白蛇。

他们还需要造假,自己可是实打实的。

所以,必须坚定不移的走“神化”自己这条路线,永不动摇。

有了神化光环,自己才能调动更多的人力,做更多的事。

不过,也不能过度透支这层光环。

必须要让大家从自己的行动中,获得实际的好处。

先从小处着手,一点点地刷声望,培养族人对自己的信任。

有了成绩,族人得到实际好处,也就进一步增加了自己身上的神化光环,族人对自己也就更加信任,自己也就能做出更大更多的事情来。

如此循环下去……

嘶!

“啪!”

叶青一巴掌拍在脸上,摊开手掌一看,一滩血,还有一只黑白花的蚊子,脚还在抽搐!

看着手心的大蚊子,叶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夭折率!

解放前的那个时代,小孩的夭折率,都高得吓人。

在这个原始社会,能长大成-人的小孩,有一半吗?或许三成都没有!

自己不就是捡了“青”这个便宜?

蚊子可是传播疟疾的元凶!

还有伤寒、天花、大肚子、大脖子……

嘶!

他倒吸一口凉气,在这个时代,都是绝症啊,染上任意一个,就意味着……

退群吧!

这个时代,治疗就不要想了,只能是预防。

所以,为小命着想,为避免“事业未竟,半道崩殂”的情况出现……

蚊香!必须要做蚊香!

只是,蚊香什么原料来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