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嫡 第三章 打听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长嫡小说简介

《长嫡》是作者莞尔wr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谢芷沅是谢氏在娘家的闺名,嫁出去后也仅有白氏为了则表示很亲切这样称谓她。此时白氏话音一落,一旁的大房沈氏脸上就露着酸涩之色。“弟妹也不是据说病了,昨日怎么抽时间来替母亲请安?”沈氏年纪并不大,只比谢氏大了一岁,只可惜早年间丧夫,在这侯府之中位置就看起来十分“弟妹不是听说病了,今日怎么有空来替母亲请安?”沈氏年纪不大,只比谢氏大了一岁,可惜早年丧夫,在这侯府之中位置就显得十分尴尬。她守寡多年,所以看人时目光显得有些阴沉沉的,穿着一身死气沉沉的青色厚袄,原本还算是姣好的容貌因为丈夫的死,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岁大了许多,暗色的衣裳更是显得她气色十分糟糕。。...

长嫡小说-第三章 打听全文阅读

谢芷沅是谢氏在娘家的闺名,嫁人之后也只有白氏为了表示亲切这样称呼她。此时白氏话音一落,一旁的大房沈氏脸上就露出酸涩之色。

“弟妹不是听说病了,今日怎么有空来替母亲请安?”沈氏年纪不大,只比谢氏大了一岁,可惜早年丧夫,在这侯府之中位置就显得十分尴尬。她守寡多年,所以看人时目光显得有些阴沉沉的,穿着一身死气沉沉的青色厚袄,原本还算是姣好的容貌因为丈夫的死,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岁大了许多,暗色的衣裳更是显得她气色十分糟糕。

沈氏原是太原郡下建安伯府中的嫡长女,虽说是伯府出身,比起长乐侯府这样的人家沈氏出身是低了些,但自古以来高嫁女低娶媳,沈氏嫁到傅家原本也该是作为世子夫人,往后荣耀一生的,只可惜她命不好。

在沈氏嫁过来没几年的功夫,她的夫君,原本往后该是继承侯府的傅其孟却因早年寻花问柳,而出了意外。丈夫没了,沈氏又是一个妇人,傅家人自然是怪她没本事拴住丈夫的心,以致傅其孟惨死。而沈氏嫁给孟家几年的功夫,又只得一个女儿,大户人家里一般未有嫡子出生时,妾室是不准私下里怀孕的,也因此傅其孟一死,傅家长房便就此绝了后。

沈氏当初嫁到傅家未隔五年便怀了身孕,可惜是个丫头,也幸亏前头谢氏虽说先开怀,但也只生了一个女儿,沈氏那一胎才没备受折磨,只是后来丈夫出事儿,大房相当于便是断了传承香火,白氏自然是心中有些怪罪儿媳沈氏克夫,因此这些年来对沈氏不冷不淡的,但沈氏好歹还是明白,自己一无所有,只得紧紧抓了白氏在手中,这些年来一直都巴结讨好白氏,倒也颇有成效,白氏对于她虽然仍有怨怼,倒也不至于作践她。倒是白氏虽不喜欢沈氏,但对于大儿子傅其孟留下的唯一血脉傅明霞颇有几分怜惜的。

只是沈氏这个未亡人丈夫早死得守寡便不提了,偏偏往后老了连个儿子都没有,夫家对她又不冷不热的,反倒多有怪责,本来该是自己唾手可得的世子夫人之位,偏偏如今因傅其孟一死,傅其弦自然被册封世子,那世子夫人之位却是挪到了谢氏身上,沈氏原本年纪轻轻的要守寡便已经不甘,世子夫人的位置又被谢氏所抢,再加上她的女儿傅明霞比傅明华小了两月,便硬生生成了侯府的嫡次女,如此一来,沈氏自然是更看谢氏如眼中钉肉中刺,既恨且嫉,认为谢氏母女都欠了她,所以每回在看到谢氏时,总忍不住酸溜溜的说上几句话,傅家大房与二房两妯娌间关系不和的事儿,在傅家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此时沈氏脸上虽然带笑,但是那眼中的嫉妒却毫不掩饰的透了出来,说话时语气尖涩,听得让一旁的白氏眉头就微微皱了皱。

白氏对于谢氏虽然并不如何喜欢,谢氏看不上她的儿子,她心中有数,对于这个儿媳也只是面子情,可是她好脸面,重规矩,沈氏这样的作派简直不像是伯府出身的大家闺秀模样。

她没哼声,谢氏理也没理沈氏,只微笑着看向白氏:“听说母亲今日一早收到了江洲的来信。”

听到这话,白氏脸上罕见的露出几分笑容来,这事儿并不是秘密,傅氏要回到长乐侯府居住,白氏知道瞒也是瞒不住的,因此早早的就将消息放了出来。

此时谢氏问起这事儿,白氏便点了点头:“惠娘来信了。”白氏的女儿名叫傅仪琴,小字惠娘,白氏这会儿提到女儿的名字,脸上的笑意便显出几分真切:“她嫁给治平不久,便随他远赴江洲,如今我跟她之间也是十几年没再见过了。”白氏说到这儿,不由捏了帕子压了压眼角:“以往只是接到过几封家书,如今总算是要回来了。”

白氏话音一落,沈氏便迫不及待的道:“儿媳以前嫁进来时,倒正巧是惠娘刚出嫁的时候,也跟母亲一般许久未见她,想得很。如今好在姑爷任满被调回洛阳,只要在京中能任职,往后便能长长久久的与母亲相处一道,不必再分离两地了。”

沈氏一说完,白氏就正色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阿沅来得正好,”白氏冲傅明华招了招手,傅明华站了过去,白氏将她搂进了怀中一把抱住了,亲热的道:“治平好不容易回来,一时间也没有地方居住,暂时会在侯府之中住上几天,你看着安排一下吧。”白氏话音一落,被她搂在怀中的傅明华眼皮就垂了下来,挡住了眼中的冷漠之色。

以往白氏因为对谢氏这个儿媳并不太满意的缘故,连带着对于她这个嫡长孙女也并不如何喜欢,今日恐怕只让谢氏帮忙安排姑母傅氏的住处只是前招,应该还有后招才是,否则不可能白氏会明知谢氏身体不佳,如今在侯府之中又并非当家作主,还让她来办这事儿。

想到梦中的‘她’因为姑母的归来,不知为何白氏对母亲谢氏晚加看不顺眼,导致半年之后谢氏上吊自杀。谢家因为谢氏之死,对傅家恨之入骨,傅家名声大败,甚至当今皇帝天丰帝此后因为傅其弦德行有亏,御史上奏之后,借机将傅家原本世袭罔替的皇恩改为世袭五代。

傅家经此一事,不止名声败坏,更遭皇帝贬斥,成为京中笑柄,祖上打下的富贵如今也葬送,大受打击之下,傅其弦自然没讨到好,可同时傅家对谢氏也恨之入骨,连带着对于‘傅明华’也并不如何喜欢,身为长乐侯府嫡长女,尤其是在三年之后傅其弦重新续弦,‘傅明华’在侯府之中地位便更显得尴尬。

没有母亲为她谋划,谢氏对于傅家又心怀怨恨,对她不闻不顾。没有母亲撑腰,没有外祖父的势力,‘傅明华’熬到成年,最后却匆匆出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