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仙路 第4章 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真香仙路小说简介

《真香仙路》是作者沈湖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云琅浑身紧绷,怀中小兽的毛也都炸起。她来还来回过头看,抱着小兽往海里跳,她是死,也不想再回那小院里。到了水里,她就把小兽给房门,“你快跑啊吧,她要杀的是我。”红红迟疑了几秒,但是咬着牙游回了她身边。它也不是那么没品的兽,何况,她要不然死了,它上她来不及回头看,抱着小兽往海里跳,她就是死,也不想再回到那小院里。。...

真香仙路小说-第4章 娘全文阅读

云琅浑身紧绷,怀中小兽的毛也都炸起。

她来不及回头看,抱着小兽往海里跳,她就是死,也不想再回到那小院里。

到了水里,她就把小兽给推开,“你快跑吧,她要杀的是我。”

红红犹豫了几秒,还是咬着牙游回了她身边。

它不是那么没品的兽,况且,她要是死了,它上哪再去找一个可以用眼泪浇灭它粪便中火的人。

叶澜依迅速飞身而来,身为元婴强者自然是可以不借助任何法宝御空飞行,她立于半空之中,看着狼狈逃命的小贱人,心里生出诡异的满足感。

她仿佛看到了芜笙那**在她手底下狼狈逃生的样子。

她本想好生折磨这小贱人,将她送到欢喜禅宗,永远当个奴隶不得翻身,谁知,这小贱人还敢跑!

既如此,还是杀了算了。

这些年折磨她也折磨够了!

叶澜依面露狠厉之色,给手中鞭子注入了灵力,对准海中还在扑腾的云琅就是一鞭。

云琅对这鞭子的破空声十分熟悉,她自知是躲不掉的,将小兽抱在怀里,硬生生的受了这一鞭子。

她吐出一口血,身子差点裂了,五脏六腑已然破碎,疼痛太过,以至于都麻木了。

她费劲抬头,瞪视半空中那个高高在上的身影,心里充满怨气,恨得要滴血了。

叶澜依心里畅快至极,看到这小贱人濒死的样子,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看到那双充满怨毒的眸子,叶澜依只是勾唇冷笑,抬手又是一鞭。

这两鞭下去,凡人必死无疑。

叶澜依身为元婴期的大能,自然看得到海中那翻动静。

如此天劫,必有异宝出世。

她看都不看海中的“尸体”一眼,径自往那边飞去。

等叶澜依走后,红红双眼含泪的从云琅怀里出来,使劲全身气力吐出一个透明泡泡,将云琅包裹进去。

一阵汹涌的海浪袭来,气泡被卷入海中。

红红急得团团转,它不想让她死。

她死了,它上哪再找一个有甜甜眼泪的人去?

“嗯?那是什么?”红红见一颗泛着绿光的透明水珠漂到跟前,直接用爪子将小球摄来,触手生凉,它直觉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它都想一口吞进去。

里头有一头蛟的虚影在挣扎,却没抵得过那双毛爪子,它感觉到了血脉的压制。

红红克制住自己想吃的欲望,一咬牙,直接将小球喂进了云琅口中。

云琅意识陷入虚无,都快消散了。

小球一入腹,她浑身发起了蓝色的光,疼的浑身抽搐,似要爆开。

云琅睁开眼睛,脸上的表情因为疼显的狰狞又扭曲。

半响,她眉心发光,有个印迹闪现。

她面前突然出现一个美的如花似雾皎洁如月的女子,她眼睛有血泪流出,看的并不真切。

红红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风华绝代,美貌绝伦的女子。

女子一身水蓝色的衣裙,眉心的印迹与云琅刚才额头闪现的印迹一模一样。

她心中惊讶,当初她为破血咒壁障,回归上界时,抽干了先天就是灵胎的女儿九成的血脉之力,她这一族,就算只剩一成的血脉之力,不修本族功法,天赋也是极佳的,她将人送去关鹤云那,就是看中了关鹤云的可靠,谁知,她的女儿会落到如此地步。

她心中不悦,自己的女儿,自己怎么对待是一回事,别人怎么对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素手一挥,将蛟龙内丹中的暴虐之气全部祛除,也直接将里头正在嘶吼的残魂给灭了,再将内丹中的灵力封存在云琅周身经脉之中。

“嗯,血脉之力竟恢复到了五成,还算不错,应当是那老东西的血脉之力。”绝美女子自言自语道。

云琅这会舒服了些,抬手擦干双眼,将面前的女子看清楚了些。

她感觉到浑身的血液有些躁动,她问道:“你是我娘?”

女子微微点头,神情中并无丝毫羞愧。

云琅大声说道:“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要我?现在才出现!”

她从小就被那女人鞭打折磨,就是因为她。

女子听到这话,眼神中毫无波澜,甚至还颇有兴味的挑了挑眉。

那张动人的脸庞有一股勾人射魄的魅力,勾起唇时,眼睛微眯间竟还露出几分霸气。

云琅见她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气的胸腔剧烈起伏。

女子只是道留在女儿身边的灵体,当血脉之力被激活且遇到生命之危时才会出来。

她也仅仅只留了这一道灵体而已。

“血脉之力已经被激活五成,可修我族太阴天水经,待你正式入了修行之路,会自动修炼此经。记住,修炼此经,在入飞升上界前,元阴不可失。”

“我族具是水灵根,无知之人说水灵根是所有灵根中最弱的,但我族便凭此在上界各族中占得一方天地,你可莫要给本座丢脸。”

她唯一的子嗣既得了快化龙的蛟龙的内丹,有这机缘,她多说几句也无妨。下届人修把水灵根的女修当做炉鼎,但在她们这一族,男修才全应是炉鼎。

看她那和狼崽子一样的眼神,她心里竟还有些期待。

云琅犟着头瞪着她,对于这个从未见过的娘,在她快死的时候才出来,她恨有,还有期待,心里十分复杂。

但看她娘这个样,是没想和她来个母女情深的。

她又道:“我恨你!”

仿佛这么做,就能引起她的爱怜。

她声音哽咽,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却一直憋着。

云琅头发乱糟糟,身上破破烂烂,就一双眼眸十分明亮。

女子微微一笑,显尽风姿,“我在上界天河辰极岛等你,别让我失望。”

说完,她看向红红,红红浑身毛炸着,不由自主的飞向女子。

女子打量后,笑道:“没想到此界还有此兽,可惜血脉不纯,断了传承。”

她眉心飞出一团白光,飞入红红脑袋里消失不见。

“做我儿战骑也够资格了。”她言语随意。

见红红晕了过去被送下来,云琅警惕的看着她。

女子不理她,又将云琅口袋里的石头给摄出。

石头刚才就一直在装死。

之前叶澜依打杀了云琅时,它心里还暗暗高兴,指不定自己可以摆脱桎梏,谁知又碰上这女魔头了。

诶?这女魔头是谁来着?它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纵使它想不起来这女魔头是谁,也不妨碍它瑟瑟发抖。

云琅竟看到石头在轻微的抖动。

女子眼神嘲讽的看着石头,没说什么,又给这石头下了个禁制,才给返了回去。

女子向海的深处看了一眼,嘴角微微笑了笑,“既如此,当娘的也尽一回心,便送你一个师傅吧。”

“正好此宗功法与我族功法有些相似,但却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说这话时她眼神中有轻蔑闪过。

女子的声音很轻,云琅却听的很清楚。

女子掐了个诀,耗费不少灵力,灵体眼看就要消散了。

消散前,女子轻声道:“我族女子为尊,族姓为风。”

云琅的名字是石头告诉她的,她从不知自己的姓氏,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她爹娘是谁。

“我爹呢?”云琅喊道。

她要求不高,爹和娘总得有一个吧!

模糊的声音传来,“他死了。”

云琅:真的么?

她不信。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