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荣华 第五章 死生(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富贵荣华小说简介

《富贵荣华》是作者府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东厢房是顾夫人亲手给章晗重新布置的。一桌一椅一几一凳都是别具慧眼,时时处处流露出来出一股典雅,和顾夫人的喜好竟一模一样。因此,乍一跨进这屋子,宋妈妈便会觉得整个人极为不很舒服,可直到挑帘子进了里屋,她的心情就登时宁静了出来。缓缓走见状去,见章晗身上虽盖在薄徐徐走上前去,见章晗身上虽盖着薄被,可根本掩不住那四肢大开被捆缚的困境,嘴里更是用一块布团紧紧堵着,只能用不甘心的目光瞪着她,她不禁站在那里端详着那份挣扎,最后突然冷笑了起来。。...

富贵荣华小说-第五章 死生(下)全文阅读

东厢房是顾夫人亲自给章晗布置的。一桌一椅一几一凳都是别具慧眼,处处流露出一股雅致,和顾夫人的喜好竟一模一样。因而,乍一踏进这屋子,宋妈妈便觉得整个人极其不舒服,可等到挑帘子进了里屋,她的心情就立时舒畅了起来。

徐徐走上前去,见章晗身上虽盖着薄被,可根本掩不住那四肢大开被捆缚的困境,嘴里更是用一块布团紧紧堵着,只能用不甘心的目光瞪着她,她不禁站在那里端详着那份挣扎,最后突然冷笑了起来。

“晗姑娘应该都猜到了吧,老爷倒是没事,可大小姐昨儿个晚上落水故去了。”

尽管打从宋妈妈亲自带着两个仆妇将她绑在了这儿,章晗就已经猜到了那可能的结局,但听到这话的一瞬间,她仍是心神巨震。见那个面目可憎的女人坐在了床沿边上,突然出手扯出了那一团堵着她嘴的破布,她忍不住剧烈咳嗽了几声的,旋即就怒瞪着她。

“你身为侯府家奴,干娘和姐姐母女皆亡,你你好大的胆子!”

“胆子?”宋妈妈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讥诮地看着章晗说道,“事到如今,你还敢恐吓我?不劳晗姑娘你担心,我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个吧!”

见章晗竟仍是直视着自己,那眼神里头竟仿佛丝毫没有畏惧,宋妈妈一时又气恼了起来,她扬手想要甩一个巴掌过去,可想想张昌邕对人势在必得,贸然伤了她反而给自己添麻烦,只能不情不愿地收回了手冷哼道:“要不是你查账的时候非要在夫人面前揭我的短逞能耐,要不是你非得拦着二小姐那桩婚事,要不是你非得一再和我作对,我原本倒是想放过你让你滚算了,这都是你自找的!老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好好伺候老爷,那些勾引人的本事都使齐全,把老爷伺候舒坦了,你还能有一条生路,否则……”

她嘿嘿一笑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随即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也懒得堵你的嘴了,不过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别想招了谁来救你,你自个想想你的母亲弟弟!还有,你以为夫人之前在你身上下这么多功夫,还让武宁侯照拂你父兄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想让大小姐嫁给淑妃娘娘所出的淄王,然后让大小姐出嫁的时候让你陪媵!你的父兄都捏在顾家手里,你怎么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掌心,生下儿子能抱到大小姐身前抚养,你也就没用了!现如今不用走这条路,你应该庆幸才是!”

眼看宋妈妈就这么出了屋子,章晗刚刚那倔强无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怪不得顾夫人从前一直对她讲解皇家的情形,甚至连诸王公主之间的龃龉不合也都对她细细说道……如今之前想不通的事情一一有了答案,可现如今知道这些也已经晚了。眼前这道关卡倘若过不去,她便会真的如同宋妈妈洋洋得意的那样,沦为别人的悲惨玩物!

可是,宋妈妈为什么笃定能过得了侯府这一关?

她奋力驱走心底的绝望,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死命地思量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方才听到耳边又传来了一阵动静。抬头一看,见是张昌邕进了屋子来,那赤裸裸的眼神径直落在了她的前胸上,她把心一横,破釜沉舟似的开了口。

“老爷就不怕顾家老祖宗先失爱女,又没了外孙女,对你勃然大怒?”

见章晗张口就是这么一句话,张昌邕却比宋妈妈的反应大多了,愠怒地甩了一巴掌过去,见其依旧这么瞪着自己,他才恼羞成怒地说道:“那个老婆子最后一次见瑜儿已经是她三岁时候的事了,只要我说瑜儿还在,谁敢说她死了?你有功夫想别人,不如先想想你自己!你娘和弟弟我都已经让人接到庄子上去住了,到时候万一顾家人要见你,你说错一句话,你自己知道后果!”

对于最后一句威胁,章晗早已猜到,心中虽愤怒,可更留心的反倒是前头那些话。醒悟到那其中的意思,她在不寒而栗之余,更多的是脑际一片清明。

“你是想让琪妹妹去顶替死了的瑜姐姐?”

见张昌邕的手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知道自己这话是猜对了,电光火石之间,章晗脑海中一下子迸出了一个死中求活的办法来,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心神,这才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张昌邕:“也不知道是谁人出的这种蠢主意,顾家人难道都是那轻信的傻瓜?就算这府里都安排好了,但琪妹妹固然看上去弱不胜风,暂且装病也能瞒住,可干娘教养的女儿又怎会大字不识一箩筐,规矩礼数也全都一窍不通,对两家侯府的事更一无所知?”

适才听了宋妈妈之计,张昌邕只觉得解了燃眉之急,再加上那生米煮成熟饭的话正合他心意,他这才会有闲情雅致来这儿。可此时章晗点穿此处,他立时就呆住了。一想到顾家人已经渐近,而这是他回京最大的希望,否则他那岳母和大舅哥万一迁怒下来,他只怕连归德知府位子都难保,而如今这设计是最后的机会,他的脸色更是变幻不定,老半晌才死硬地说道:“有宋妈妈跟着,她是侯府的老人了,自然能混过去!”

“宋妈妈?她识几个字,她读过几本书?她连账本都看不齐全,否则也不至于之前给我在干娘面前揭出纰漏来,更何况她哪里知道名门淑媛该有些什么交往,你居然认为就凭她便可瞒天过海?姐姐当初就是再体弱多病,终究要成婚的,干娘可是通过侯府请了宫里放出来的姑姑教过她礼仪……老爷该庆幸这位姑姑已经过世了,否则麻烦更大!就算你找得出之前那样一位姑姑,难道在侯府派来的人眼皮子底下,你还能让她时时教导琪妹妹礼仪?”

张昌邕被章晗顶得哑口无言,见其目光烁烁地看着自己,他突然心中一动:“难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尽管不过是一丝微小的转机,但章晗哪里会放过这救命稻草,当即强掩心中激荡,淡淡说道:“姐姐学过的东西,我都学过;姐姐没学过的东西,干娘也都请人教过我,而且她亲自提点过我侯府人事,还曾多次写信对太夫人和两位侯爷提起我。只要我陪在琪儿妹妹身边,一路上小心教她规矩礼仪,到了京城再托词她向来身体不好,把读书写字再补一补,如此兴许有可能蒙混过去。”

事关重大,张昌邕不敢就此轻信,当即皱眉问道:“你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况且我母亲和弟弟还在你手上,难道你还怕我反悔不成?”

张昌邕思来想去,终究觉得确实如此,索性就上前解开了章晗的两手束缚。见其坐起身来,只是一味低着头,果真不曾有什么过激举动,他又安心了一些,当即放缓了语气说道:“若是你真能助我把这件事做成了,日后我绝不会亏待了你。”

章晗揉着手上那两条深深的勒痕,突然头也不抬地说道:“老爷之前说得没错,这归德大户和京城名门相比,确实一文不值。你也不消用绝不会亏待我的话来搪塞,你若真对我有心,将来一定得给我一个名分!”

“名分?”张昌邕在片刻的呆愣过后,只觉得漫天阴霾全都散尽了,竟是挨着章晗坐下身来,哈哈大笑着伸手过去要揽她入怀,“你怎么不早说!只要你助我做成此事,我将来一定会设法迎你过门!”

“老爷可不要忘了你今天这话!”章晗竭力忍住心头的恶心,举手避过了他的手,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虽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出身,可也是干娘多年教导出来的。老爷若是没名分便想强占了我,那就算连累母亲和弟弟,我也只有一死以证清白!”

“好好,依你,依你!”张昌邕虽是此时不能一亲芳泽大为遗憾,但美色和前程比起来,他自然更重前程,再说这等承诺又不值钱,章晗一介民女,还不是任他为所欲为?想到这里,他当即站起身来,含笑点点头道,“只要我日后回京升职,立刻就摆酒迎你入门,那时候定然有你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章晗斜睨了张昌邕一眼,随即才笑道:“既如此,我自当好好为老爷谋划谋划。老爷先别把此事告诉宋妈妈,唤个小丫头来给我梳妆梳妆,晚饭时请再过来一趟,到时候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

等到那个人欣然转身出了门去,章晗才一下子瘫倒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无影无踪。良久,她狠狠攥紧了身下的袷纱被,继而就抬起袖子使劲擦去了夺眶而出的眼泪。

不能哭,从今往后,她再没有哭的权力!不止是她一个人的生死,家人的生死,都在她身上!只要能离开这归德府,她至少还有机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