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荣华 冠盖满京华全新番外《凤凰》+后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富贵荣华小说简介

《富贵荣华》是作者府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自打太子册立了后,那座曾文人墨客来往频繁地,曾一度最是热闹的场面的晋王府就渐渐地沉寂了下去。相比较吴王淮王,晋王封号仍在一应礼遇仍在,可自从永熙二十六年就的守陵,五年归来时后的免朝请,落在无心人眼中自然而然是之意深而长。虽然那位出身贫寒书香门第的费氏女了被册尽管那位出身书香门第的费氏女已经被册为继妃,尽管这位继妃一进门没两年就很争气地诞下了一位嫡子,可终究难以掩盖晋王失势的现实。。...

富贵荣华小说-冠盖满京华全新番外《凤凰》+后记全文阅读

自打太子册立了之后,那座曾经文人墨客往来频繁,一度最是热闹的晋王府就渐渐沉寂了下来。相比吴王淮王,晋王封号仍在一应礼遇仍在,可自从永熙二十八年开始的守陵,三年归来后的免朝请,落在有心人眼中自然是意味深长。

尽管那位出身书香门第的费氏女已经被册为继妃,尽管这位继妃一进门没两年就很争气地诞下了一位嫡子,可终究难以掩盖晋王失势的现实。

有道是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如今晋王既不得意,王府中的妃妾们,日子当然也过得很不如意。费氏这继妃倒也不会苛待了这些夫人侍妾,可也不会在她们面前摆出什么亲如一家人的贤惠正室样子,对她们一概都是淡淡的。唯有对在她之前没几天被抬进门的苏婉儿,她从来都不会露出任何好脸色,用度都是照着例子给,一分一毫多出来的都没有。

哪怕是这一日苏婉儿生产,那边几次三番打发人来苦苦哀求,说是想见家中兄长,费氏全都用一句没这样的规矩一口回绝了。一旁的妈妈见人走了,上前原是要劝,却被费氏的一声嗤笑给噎得哑口无言。

“你还不知道她的性子,惯是会装楚楚可怜的!殿下对她曾经是多厌恶你该知道,可那次她在花园里头凄凄惨惨哭了一阵,喝多了几杯的殿下正好经过,居然就在她那宿了一夜,结果如何,她就这么怀上了!殿下后来虽不高兴,可父皇知道了,他也只能认下来,还有脸跑到我这里来抱怨!满后院那么多女人,她一个同进士的妹子居然封了夫人,还不知足地想这个想那个,那就别指望我会为了她破规矩!”

“王妃,可苏家毕竟和阳宁侯府是姻亲,而且逢年过节,镇东侯府也往往会有些东西捎过来……”

“谁知道她怎么攀上的这种关系!”费氏厌恶地一拍妆台,那手中刚刚从发间拔下的一根玉簪竟是应声而断,“总而言之,她那一套尽管拿到别人面前去用,我不吃这一套!横竖如今殿下大位无份,父皇对我这王妃虽淡淡的,却也没有废立他人的打算,她就算有那取而代之的心思,也没那本事!”

后院一处小小的院落中,西厢房里头正传来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当一个妇人快步进入屋子后不多久,这嚎叫声便渐渐轻了下来,最后完全止息了下来。

尽管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血腥气,但一个稳婆正带着几个仆妇井井有条地忙碌着。靠墙的那张大床上,面色苍白的苏婉儿靠在厚实的垫子上,头上绑着厚厚的棉布围子,眼睛却丝毫没有看一旁那妈妈抱在手中的襁褓,眼神颇有些迷离。好一阵子,她才开口问道:“消息送去家里了没有?”

“回禀夫人,送出去了,老太太说家中有事,脱不开身,太太说身体不好。”抱着襁褓的妈妈哄着襁褓中那孩子,见苏婉儿面色晦暗,连忙就在床沿边上挨着坐下,又轻声劝道,“夫人,这次虽是个小郡主,可足可见那药有效。下一次再想想办法,您还年轻呢……”

苏婉儿死死攥紧了身下那刚刚换上的雪白床单,仿佛想把这些揉碎捏碎,良久才突然神经质似的大笑了起来:“没错,我还年轻……老天爷这么会开玩笑,我都挺过来了,难道还怕他不来,难道还怕生不出儿子来?”

她这一辈子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都能舍得,如今既然已经是在这富贵窝里,一时的窘况难道还能难得住她?她是苏婉儿……不是天生的凤凰命,她却偏偏飞上了高枝做凤凰,她绝不会就这样认输的!

****************************

镜园内此时却是一片春光明媚的景象。陈澜身边已经出嫁的几个丫头鲜有地全都聚在了一块,这会儿莺莺燕燕一群人簇拥着陈澜坐在花园的凉亭里,各自笑吟吟地说着自家丈夫儿女的种种趣事。沁芳和红缨长镝都是嫁的府里人,但平素各自管着各自一摊子事情,也少有这般聚在一块的机会,而红螺嫁了秦虎,芸儿则是嫁了两三条胡同外一家卖杂货和针线的小店主,无一例外日子都是过得和和美美。

这会儿七嘴八舌说了一会儿,红缨忍不住揽着芸儿的胳膊问道:“咱们几家的当家都是认得的,只有你一个人是真正嫁在了外头。你快说说,你家当家的是什么炼成的,居然能受得了你那说着风就是雨的脾气?”

“呸呸呸,我又不是母老虎,他有什么受不得的?”成婚两年的芸儿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脾气,此时没好气地啐了两口,这才得意洋洋地笑道,“我婆婆一心一意帮着我,他还能翻出天去?再说,要不是我常常到府里走动,新鲜花样儿一个个地带出去,那小铺子能这么红火?我说一他就绝不敢说二,否则看我收拾他!”

此话一出,别说红缨长镝笑得直打跌,就连陈澜也是笑得止不住声。直到红螺又捧了茶盏上来服侍她喝了,她才指着芸儿笑道:“你呀你呀,真是天底下第一的运气,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你家当家的这样的男人,更不要说你家婆婆了。”

沁芳也忍不住帮腔道:“就是就是,好在你肚子也争气,进门没几个月就怀上,然后生了个大胖小子,否则看你婆婆收拾你!”

几个人又笑闹了一阵,陈澜起身去更衣,芸儿立时笑吟吟站起身来,摆手吩咐旁边几个新进的丫头暂且歇着,却是跟了上去服侍。等到收拾好了出来,陈澜站在屋檐底下看着那边凉亭中叽叽喳喳的那几个昔日丫头,脸上不知不觉就露出了笑容,突然没头没脑地对身旁的芸儿问道:“你后悔么?”

尽管是这般突兀的问题,但芸儿何等聪明,只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当即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笑道:“不后悔。我从前是喜欢过四少爷,毕竟是从小抬头不见低头见,家里又统共那么几位少爷,他们都比不上四少爷。可我后来就慢慢想明白了,四少爷会有四少奶奶不说,他又根本不曾真的留心过我……我家当家的虽说木讷老实了些,可那也挺好的,他心里只有我一个,能容忍我使小性子发脾气,更不要说还有那样的婆婆。”

说到这里,芸儿便仿佛从前那样轻轻挽住了陈澜的胳膊,眼睛却没留意陈澜身上那华美的织锦和彩绣,声音又低了三分。

“人各有命,不是飞上枝头才能做凤凰。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凤凰!”

后记

没有朱元璋的明朝是什么样的?

也许这就是我在写下此文时的初衷。不得不说,我从来就不喜欢朱元璋。也许是因为他的小农主义,也许是因为他的保守,也许是因为他的滥杀功臣,也许是因为他定下的宗室世代为王,造成了那一支庞大的只拿俸禄不干活的宗室群体。于是,代明而立的楚太祖林长辉是一个典型的穿越男主,再加上沐桓这个同样是穿越的同仁辅佐,两人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然而,再美好的时代,他们也只看到了开始,却没有看到结局。

人是会变的。当年并肩作战的战友会反目成仇,当年的结发夫妻会形同陌路,当年的理想会因为野心而逐渐变质……于是,遥远时空中的那几个曾经意气风发的人,最后各自黯然神伤。哪怕高后胡氏成了最后的胜利者,然而,当她辅佐儿子太宗登上皇位时,面对枕边那空空如也的景象,难道入夜时不会黯然神伤?难道林长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不曾懊悔过自己既想齐人之福,又想立储以贤太过想当然?难道沐桓在仰药自尽的时候,不曾苦笑过自己的天真?难道宁国长公主在把遗腹子送到昔日情敌手中时,不曾有过怅惘?

所以,写的是如今这个时代,但我的笔锋总是不可避免地跨越百多年,触及当初那个先是金戈铁马,随即步入太平的开国盛世。

而所谓的陈氏家族,完全是从《明史》里看到的宁阳侯传得到的灵感。第二次写勋贵世家,感觉更纯熟了,但终究还是写出了点不同的东西。只不过,在一个足不出户的时代,相对于一个男子,一个女人的奋斗自然更艰难,更辛苦,但也更憋闷。

陈澜是幸福的人,哪怕一开始磨折重重,压力巨大,但她周围的人终究不全是绝情的人物,否则她纵有泼天的本领,也难以到达最终的地步。身为一个现代人,她聪慧而不乏善良,尽管很多人推崇杀伐果断,但我总觉得就我们这些现代女子来说,也许连只鸡都没杀过,真要到过去弹指杀人,实在是困难了些。所以这样的性格,是我之所爱,大概是因为我一直推崇君子温润如玉的原因吧。在我看来,澜澜骨子里其实便是这样一个君子。

至于男主的选择上,我曾经彷徨过犹疑过,毕竟两人之间我本来就难以抉择。我喜欢罗旭这样随性而至的,也喜欢杨进周这样温柔可靠的。可惜一女不能二嫁,罗旭也有自己的幸福。以后不做这样二选一的难题了,把自己都绕得纠结无比,真悲惨。

如果要说本书中我最喜欢的人物,无疑又是皇帝。身为君王,同时又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男人,若是放在真正的历史当中,这无疑是不可能而又不现实的,但我却竭力塑造了这样一个形象。不是为了和林长辉的对比,只是单纯喜爱那种患难夫妻,只是想反驳那种共患难易,共富贵难的通则。于是,尽管皇后落笔不多,尽管皇后早早逝去,尽管皇帝不可避免仍有**妃妾,但帝后两人之间的相濡以沫,仍然感动了我,也许也会感动你们。

一本书完结,代表着一段旅程的结束。在此我谨祝福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愿我们有缘相聚下一本书,再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