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荣华 第二章 巨变(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富贵荣华小说简介

《富贵荣华》是作者府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归德府衙后头的官廨除了住着归德知府张昌邕,本来还该有同知通判等等不少属官。却,张昌邕是出身贫寒京城富家的两榜进士,岳家又是朝中顶尖勋贵,自然而然没人敢和他相争,其余几家陆续都搬了回去,仅有和张昌邕相好的陆同知占了一小块地方。章晗心事重重地到了章晗心事重重地到了府衙后门,见门口竟守着两个身材健壮的仆妇,分明是张家的人,她微微一愕,就没有贸贸然往外走,而是很自然地转到陆同知的官廨里。她是常常来往的人,进陆小姐屋子之前,叫住屋子外头一个正在跳绳的八岁小丫头,给了她几文钱嘱咐了几句,小丫头立时丢下绳子跑了出去。这时候,她才进屋随便找了个由头和陆小姐攀谈了一会。。...

富贵荣华小说-第二章 巨变(中)全文阅读

归德府衙后头的官廨除了住着归德知府张昌邕,原本还该有同知通判等等不少属官。然而,张昌邕是出身京城富家的两榜进士,岳家又是朝中顶尖勋贵,自然没人敢和他相争,其余几家陆陆续续都搬了出去,只有和张昌邕相好的陆同知占了一小块地方。

章晗心事重重地到了府衙后门,见门口竟守着两个身材健壮的仆妇,分明是张家的人,她微微一愕,就没有贸贸然往外走,而是很自然地转到陆同知的官廨里。她是常常来往的人,进陆小姐屋子之前,叫住屋子外头一个正在跳绳的八岁小丫头,给了她几文钱嘱咐了几句,小丫头立时丢下绳子跑了出去。这时候,她才进屋随便找了个由头和陆小姐攀谈了一会。

等她出来,那小丫头早回来了,见她出门就连忙迎了上前:“晗姑娘,那个包头巾卖针头线脑的刘婆子说,她昨天才去过您家里,可您家里没人在,她敲了好一阵子门都没动静。问了左邻右舍,说是有人把您的家人接走了。”

“被人接走了?”

章晗见小丫头很是确定地点了点头,强笑着谢了她一声,走出去的时候不免有些心神恍惚。哪怕没有张瑜的出口赶人,她也早就打算离开张家这个是非之地。因顾夫人吩咐过,她平日不能随便回家,于是很久之前她就和后街上做生意的刘嫂子约好了,每月对方去自家探望母亲弟弟,她则在其手上多买些绣线之类的东西作为回报。然而,这次偏在她希望其传信让母亲来接自己的节骨眼上,家人却被人接走,张琪还说宋妈妈打听过她的家人,这事情未免不寻常!

“姑娘,姑娘,夫人……夫人仙去了……”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当小丫头跑来告知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才刚心事重重回到后花园的章晗仍然打了个寒噤,随即慌忙提着裙子往回跑。果然,才到正房门口,她就听到里头传来了张瑜喊着娘的哭声。发现那哭声更像是干嚎,她犹豫片刻方才进了门去。

进了西次间,她就看见床上的顾夫人仿佛是睡着了一般,竟比之前病着的时候更多了几分安详,一旁的郑妈妈则是面色蜡黄眼神黯淡。然而,还不等她近前去,张瑜就突然扭过头来,盯着她看了半晌就霍然起身,厉声说道:“平时你在娘面前那样殷勤,这种时候却躲得远远的,你这个白眼狼!这儿不要你假好心,你给我滚,给我滚得远远的!”

章晗被张瑜眼中那种碜人的恶意给瞪得心头火起,虽想扭头就走,但念及顾夫人教导她一场,她仍是沉声说道:“干娘教导我这许多年,我给她磕过头后就走!”

张瑜冷笑一声正要反唇相讥,门口就传来了一声怒喝:“够了,你娘尸骨未寒,你就在这大吵大闹,让人看见听见成何体统!你之前怎么答应的你娘,这会儿闹什么!”

“好,好,娘不在了,连你也还帮着这么个外人!”

见掀帘进来的是张昌邕,张瑜从来就不怕这个父亲,嚷嚷了一声就头也不回地往外头冲去。一旁手足无措的张琪这才反应过来,疾走两步仿佛要追,却被张昌邕一把拦住。

“随她去!她这任性张狂的脾气,是该改一改了!”说到这里,张昌邕才和颜悦色地对章晗点了点头道,“晗儿,你就给你干娘磕几个头吧,也不枉你们母女一场,要走的话就不用提了。”

章晗本指望张昌邕顺着张瑜的意思让她回去,此刻不禁大失所望,但仍是依言点了点头。上前给顾夫人磕了三个头后,她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主意,随即极其突然地一头栽倒了下来。

见此情景,张昌邕大吃一惊,张琪慌忙上前搀扶着人。郑妈妈也吓了一跳,又是叫丫头又是吩咐到外头叫大夫,好一阵折腾之后方才把人安置在了东次间。因为顾夫人的病一直留在府衙的两个大夫战战兢兢来诊过脉,对视一眼就一口咬定是劳累过度缺乏休息所致。

出身名门的知府夫人没治好他们就已经一身骚了,这一回只能推在病人自个身上!

顾夫人重病这段时日,张瑜身体一向不好,张琪又信不过,都是章晗衣不解带和郑妈妈以及几个丫头在旁边服侍,期间也累倒了两回,因而这诊断出来,其他人倒也没觉得奇怪。张昌邕留下药方,吩咐把大夫领出去,又留了个小丫头在旁边服侍就出了东次间,张琪也不敢停留,嘱咐两句也跟着出了去。

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章晗却一直留心听着外头的动静,可最初传入耳际的一直都是那不安分的小丫头摇晃着凳子的声音。也不知道在这种漫长的等待中煎熬了多久,她才听到外间传来了宋妈妈的叫唤。那小丫头就一溜小跑出了门去,继而又是嗯嗯啊啊答应着的声音,须臾,外间又安静了下来。

足足又等了许久,章晗也没见那小丫头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没有贸贸然挪动身子,而是仔细思量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就这么先装几天病,然后再设法让那小丫头透两句话出去,让张瑜借机生事,以怕过了病气为由把自己赶出去,还是干脆借病求了张昌邕这个干爹,设法出府回家?可相比怎么回去,弄清楚家里怎么会突然没了人更重要!

就在她想得脑袋隐隐作痛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动静,就仿佛是有人嗓子哑了似的竭尽全力却叫不出来,又好似是有人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的声音。她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下地去看看,可最终的反应却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她就要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突然,她的耳朵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声音,仿佛是有什么人揭开了这边的门帘,而那毛骨悚然的声音自是一时更大了。一下子悬起了心的她竭力让自己保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下一刻,一声冷笑就传入了她的耳朵。

“啧,还想让这死丫头也来瞧瞧你的下场,没想到她竟是真的昏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枉我把人支开!”

章晗听出那是宋妈妈的声音,旋即就被那带着恶意的称呼和下场二字惊得心中一颤。须臾,那帘子就落下了,紧跟着宋妈妈的声音就因为隔着帘子而显得有些发虚。

“郑姐姐,莫非你是不想随着夫人去?这是老爷给你的恩典,谁不知道满家里上下就你对夫人最是忠心耿耿,如今夫人一去,你殉主而死,这样的忠仆传扬出去也是天大的体面和名声,就是两家侯府知道了,也少不得给你家里的亲朋好处!放心,你家里的男人还有孩子,老爷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你……你……”

明间里,见地上披头散发七窍流血的郑妈妈好容易才从喉咙口迸出了这两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般,只是胸口剧烈起伏着,宋妈妈不禁阴恻恻地一笑:“你去了之后,夫人从侯府带出来的陪嫁丫头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我当然会好好侍奉老爷和大小姐,替你管着夫人的那些陪嫁产业,你就放心的走吧!”

郑妈妈死死瞪着宋妈妈,嘴里终于竭尽全力迸出一句话来,声音却是含含糊糊:“宋心莲,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等你下了九幽黄泉再说吧!”宋妈妈站起身来,嫌恶地往郑妈妈身上踢了一脚,见人竟是睁着眼睛就这么死了,她不免又有些发毛,蹲下身几次去合那眼睑却怎么都合不拢,顿时气得骂了一声娘,随即就恶狠狠地说道,“叫你成天装忠仆,这是报应!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路,下地狱的就只有一个你而已,谁让你只认夫人不认老爷!”

屋子里的章晗几乎一字不漏听清楚了外头发生的这些事,一时骇得心中凉透了。宋妈妈所说的这些话里头透露出了太多让人不可置信的讯息,尤其是鸩杀郑妈妈的背后竟是张昌邕指使,更让她心惊肉跳。她勉强闭着眼睛装睡,当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传来的时候,她仍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口鼻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姑娘,晗姑娘?”

那轻轻的叫声只维持了一小会儿,随即就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然而,章晗却依旧一动都不敢动,哪怕是外间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她也依旧僵硬地维持着自己的姿势,脑海中飞速地思量着刚刚发生的事。

这张家不能呆了,她一定要尽快回家!

夜色已经深了,外头一丝风都没有,灵堂前那棵大槐树的枝叶在惨白的月色底下一动不动,投下了大片大片浓重的阴影,越发显得阴气渗人。白天灵堂中那此起彼伏的哭声如今已经几乎听不着了,只偶尔传来了一两声嘤嘤饮泣。

灵堂一角,醒过来之后执意要到灵前守灵一晚的章晗正低头一张一张地烧着纸钱,不时抬起头看一眼那刺眼的灵位,与其说是伤心,还不如说是空空落落不着底。

傍晚听到的那一幕无时不刻不在刺着她的心,一想到刚刚张昌邕满脸悲痛宣布郑妈妈“殉主而死”的内情,倘若能够,她恨不得夺门而逃,立时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无知无觉地将几张纸钱拨在了炭盆中,她突然听到背后依稀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连忙低头说道:“干娘,虽对不起您,可今天姐姐既然发了话,我也不会再厚颜在张家再住下去,明日我就回家为您守孝一年。您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记在心里。”

就在她等待着身后反应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一个声音:“什么厚颜,你干娘虽说已经去了,可你尽可在张家继续住下去。瑜儿是一时伤心气糊涂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你干娘要是在天有灵,想来也不希望你伤心过度伤了身子。”

章晗小心翼翼抬起头来,见面前是身穿麻布衣裳的张昌邕,连忙起身行礼叫了一声干爹,随即方才垂下眼睑说道:“干爹教训的是,可我毕竟是外人,继续住在这里未免名不正言不顺。况且姐姐刚刚又发了病,连守灵都不能来,正在休养的时候,何必为了我让她心里不快?万一她的病情有什么不好,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纵使帝王将相,还不是逃不过一死?她要是那么气量狭窄,那是她的命数,纵有好歹也怪不得你。”

张昌邕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少女,见其虽是不施脂粉,匀净的素面上两只眼睛还微微肿着,身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麻衣,头上亦只有孝带装饰,可看上去却偏偏流露出我见犹怜的楚楚动人来,眯了眯眼睛方才温和地说道:“你不用担心,你干娘虽然不在了,但从今往后,我也会和她一样好好待你。”

章晗本就对张昌邕提防十分,听到这话连忙屈膝又行礼道:“多谢干爹关切。我不要紧,只是之前姐姐身体原本就不好,此番又伤心过度,还是先请个大夫给她看看来得要紧。”

“到底是你细心。瑜儿这丫头能有你这样的妹妹照拂,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偏生她还生在福中不知福。就是琪儿,旁人踩低逢高不把她放在眼里,也就是你一直对她关照有加。晗儿,你干娘新丧,家里虽还有两个姨娘在,但都不中用,瑜儿那身体更是一阵风吹了就走,所以我想了想,这一阵子家里上下事务还是你管一管吧。”

乍然听得这话,再想到郑妈妈的死,章晗暗自打了个寒颤,慌忙推辞道:“干爹,这怎么使得,我一个外人,又年轻不能服众,必然会招致闲话……”

“什么外人,你干娘拿你当家人,我也是一样的!”张昌邕一口打断了章晗的话,脸上又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嘴里说的却是与这和煦言辞截然相反的冷冽话语,“至于闲话,家里谁敢胡言乱语,立刻打死!你干娘调教你这许多年,自然也早把你当成了张家人。”

见章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呆滞了起来,张昌邕便上前一步,笑吟吟地撩起她掉在耳边的一缕乱发:“归德府虽则是一度兴旺发达过,可如今不比从前了,居然能养出你这样品格的人来,实在是异数。你跟着你干娘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应该知道,这本地大户和京城真正的名门比起来一文不值。莫非你打算让你父母随随便便定一门亲事,就这么葬送一身?”

PS:四千字送上,继续求点击收藏推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