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荣华 第一章 巨变(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富贵荣华小说简介

《富贵荣华》是作者府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烈日万道,归德府衙后院却一片愁云惨雾。出出进进的下人莫不是屏气息声,深怕动静大了引得内中主人的愠怒。后院那五间正房的门口,一个四十开外的妈妈正肃然守在门口,而院子里,另一个年纪差不多身材却更丰满的妈妈一面望着两个小丫头煎药,一面来来汉民踱正房西次间里,宽敞的屋子里这会儿并没有几个人。那张靠墙的螺钿拔步床前,两个少女正跪在那儿,俱是泪流满面。在她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在他后头则是一个怯生生身量瘦弱的少女。拔步床上,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无力地靠在大引枕上,瞧着不过三十四五光景,此时此刻一只手紧紧攥着床边一个少女的手,声音嘶哑微弱。。...

富贵荣华小说-第一章 巨变(上)全文阅读

烈日当空,归德府衙后院却是一片愁云惨雾。进进出出的下人无不是屏气息声,生怕动静大了引来内中主人的不悦。后院那五间正房的门口,一个四十开外的妈妈正肃然守在门口,而院子里,另一个年纪差不多身材却更丰腴的妈妈一面看着两个小丫头煎药,一面来来回回踱着步子,不时停下步子往屋子张望一眼,摇摇头直叹气。

正房西次间里,宽敞的屋子里这会儿并没有几个人。那张靠墙的螺钿拔步床前,两个少女正跪在那儿,俱是泪流满面。在她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在他后头则是一个怯生生身量瘦弱的少女。拔步床上,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无力地靠在大引枕上,瞧着不过三十四五光景,此时此刻一只手紧紧攥着床边一个少女的手,声音嘶哑微弱。

“瑜儿,我对你说的话,都记住了?”

被紧紧抓住手的少女是归德知府张昌邕的嫡长女张瑜,此时见母亲问得急,她用手绢擦了擦眼角,眼睛立时就红了,好半晌才迸出了微不可闻的三个字来:“记住了……”

“那你再说一遍。”

这话顿时让张瑜微微色变,好一会儿方才磕磕绊绊地说:“娘让我和晗妹妹同心协力打理好这个家,有什么事别任性。”

“好,你记得就好!”

床上躺着的顾夫人艰难地侧转头瞥了一眼立在后头的丈夫,目光又落在了床前跪着的另一个少女身上:“晗儿,我对你说过的话,你也记住了?”

“是,干娘让我好好照顾姊姊,别让她受任何委屈。”

章晗并不是顾夫人的亲生女儿,可这些年一年倒有十个月住在张家,这话答得爽利,并无一丝一毫的含糊。听到这里,顾夫人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摸索着伸出手去重重捏了捏章晗的手,道了一声好孩子,旋即才抬起眼来。

“老爷,我走了之后,也没什么别的挂念,唯有瑜儿和晗儿最是放心不下,只望老爷看在咱们夫妻一场……”

“你别说了!”张昌邕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妻子的话,随即斩钉截铁地说道,“大夫说,你的病还大有可为,你说什么丧气话!你只管好好的养着,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你就是不为我不为女儿们着想,也得为京城你那一把年纪的母亲着想,哪里就到了这一步!”

“老爷就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清楚?”顾夫人讥诮地看了一眼张昌邕背后那连头都不敢抬的庶女张琪,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声无息的冷笑,声音却越发柔和了下来,“我要强了一辈子,这么多年却没能为老爷生养一个子嗣,如今去了也对不起张家的列祖列宗。我已经写信给了京城,让娘和二哥给老爷好好选一个名门淑媛……”

“夫人!”张昌邕忍不住再次喝止了顾夫人,沉下脸道,“夫妻这么多年,用得着在孩子们面前提这些没来由的事?外头两个大夫正在斟酌方子,我去问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若是不行再换好的国手来!”

眼见张昌邕头也不回地出了屋子,顾夫人这才收回了目光,却是气息微弱地冲张瑜和章晗说道:“你们也都出去吧……去叫郑妈妈进来,我有话要嘱咐她。”

听到这话,张瑜立时低头答了一声是就站起身来,而章晗却给顾夫人掖了掖被子,这才跟着起身。而两人后头的张琪不敢上前,就站在原地屈膝行过礼,一声不吭地跟着前头两人出了屋子。等到出了正房,张瑜传了母亲的话让守着的郑妈妈进屋子去,郑妈妈招来一个小丫头在门口看着,随即就侧着身子进了门。这时候,张瑜便满面讥讽地斜睨了章晗一眼。

“娘真是病得糊涂了,竟然让我这个亲生女儿和你这个外人同心协力!别以为得了娘几分宠爱就真当自己是张家小姐了,你不过是娘养在身边解闷的阿猫阿狗罢了,娘要是不在,你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滚出这儿!”

听到这一番话,章晗只是捏紧了帕子沉声说道:“我本是有父有母的人,到时候我自然会回我自己家!”

“你知道就好!”

张瑜嫌恶地撇了撇嘴,又不屑地回头看了一眼张琪,见庶妹慌忙低头不敢和自己对视,她便嘴角一挑,扶着一个大丫头的手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章晗咬了咬嘴唇,心里却没有多少不满,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

自打六年前在归德府城隍庙中,被母亲带去上香的她碰巧救助了在花丛中突然昏厥的顾夫人之女张瑜,顾夫人便常常邀她到府衙去小坐,最后更认了她为干女儿,又以陪伴女儿唯有一力留她在家里住。母亲原本自然不肯让她这个女儿离家,她自己也不愿意,可顾夫人对她母亲说了利害,又承诺让娘家照拂她在军中的父亲和长兄,母亲想想身边幼子尚小,忧心在外的丈夫儿子,抱着她哭了一场,最后不得不狠心把她送了过来。

然而,在张家时间长了,她就瞧出顾夫人对她与其说是喜爱,不如说是奇怪,又是请名师教她琴棋歌舞,又是请精擅女红的绣娘教她刺绣裁衣,还请了博学多才的先生来她讲女训女诫经史子集,严格起来不留情面,她每每因为不能达到那严苛要求而受罚。

而张瑜因打小就有不足之症,身体病弱,脾气却暴躁易怒,眼看顾夫人对她更上心,时常冷嘲热讽不说,更没少给她使绊子,她又不能去对旁人分说,看似在府衙锦衣玉食,这苦楚却不足为外人道。

好在张瑜的庶妹张琪虽则胆小,可心地却善良,两人一个寄居府衙身份尴尬,一个庶出不受重视,久而久之人前固然不敢多搭话,人后却悄悄相互照拂,总算有个人可以说说话。

“晗姐姐,大姐应该只是因为母亲的病一时气昏了头,你别放在心上。”张琪上前劝解了一句之后,见那原本正看着煎药的宋妈妈正用一双利眼往这儿瞅了过来,她慌忙低下头去,嘴唇却不为人觉察地轻轻动了动,“另外,我听说宋妈妈前几日打听过你家里的住处。”

说到这里,她稍稍提高声音说了一句我先回房了,就脚下匆匆飞快地走了。一个跟她过来的小丫头半晌才反应过来,慌忙追了上去。

见张琪走了,章晗被她这话说得心头大凛,瞥见宋妈妈那双利眼一直都不曾放过自己,她心中一动,也就没有回那三间连家具摆设都是顾夫人亲自过问的东厢房,而是索性径直出了院子。

她这一走,宋妈妈立刻吩咐两个小丫头看好药的火候,自己则快步来到了正房前头,瞥了一眼那看门的小丫头,见人低着头不敢吭一声,她这才笃定地打起帘子入内。果然,一进屋,她就发现明间里头一个人都没有,西次间里则传来了轻轻的说话声。

“契书都在这个匣子里,瑜儿未出嫁之前,这些东西你好好照管。记住,这些都是留给瑜儿的,就是我娘和我二哥,也不知道我这些嫁妆多年生了多少出息,又置办了多少新的,你不能把底细对他们露出去,顶多把从前那些产业交给他们代管!他们若是真有心帮我,也不会看着我带着女儿在这地方耗了这么多年!”

“是,夫人放心!”

宋妈妈听到这话,连忙窜上前去,把门帘缝拉开了一丁点,立时瞧见郑妈妈从顾夫人手中接过了一个挂着小铜锁的朱漆小匣子。认出那就是顾夫人床头暗柜里自己无意间瞄见过一次的玩意,她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眯起了眼睛。

“京城的几个年幼皇子和瑜儿年纪差不多,瑜儿要是身体康健,有她外祖母做主,大姐思量咱们姐妹一场,她所出的淄王殿下配瑜儿年纪却是刚好,我如今看开了,什么公卿大臣,终究比不得宗室。可瑜儿心高气傲,偏又是那样的身体,生养未免不容易,所以我才把章晗养在身边这么多年。

你记住,眼下拿捏住了章晗的家人,到时候只要让她陪媵,凭着我教她的本事,王府后院她一定能站得住脚跟,而且顾忌家人也不会逾越过瑜儿,生下孩子还能抱到瑜儿跟前。只要你帮瑜儿牢牢捏紧了内务大权,她就能坐山观虎斗,一辈子富贵荣华享用不尽,我也就能安心合眼了……”

“夫人,您就别操心了,这都是已经安排好的,奴婢就是拼了死也会把大小姐照顾好。这些话,奴婢日后一定会告诉大小姐!”

“都是我当年看错了人……以为他是两榜进士探花郎,皇上打下江山也是要靠文官去管,于是那么多人当中居然挑了他,谁知道他就是个扶不上墙的泥阿斗。放出京城来跌跌撞撞当了那么多年官,他居然只做到一个归德知府,还不如那些太学生,反倒怪我没给他生一个儿子……咳咳……”

随着这一阵咳嗽声,郑妈妈慌忙劝道:“夫人别动气,只要您养好了身体,日后有侯爷和小侯爷帮忙,老爷必定还能升官进爵!”

“我是不指望了……只可惜大哥最疼我,却去得比我还早,否则他一定不会看着……”

听到这里,宋妈妈暗自冷笑一声,悄悄放下手中的门帘,无声无息地退了出来。等到出了正房,见门口刚刚放她进去的小丫头一声不吭,两个看着药炉子的丫头也是头也不抬,她就仿佛没事人似的走了回去,眼神中却闪烁着几丝阴狠的神光。

PS:新书上传,召唤点击收藏推荐票各种神器!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